中年人最后的退路:转行卖保险?

莆青网 刘 欣2019-07-14 12:04:31
浏览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4日电(魏薇)中年人的朋友圈里,有两类朋友几乎是无法避免的,一种是做微商的,还有一种则是卖保险的。前段时间,有个段子调侃道,媒体人的转型路径是媒体-PR-自媒体-微商-保险。其实不仅是媒体人,人到中年,很多人都有千百个理由想要转行,但转到哪行是无数职场人都在思考的问题,保险行业成为他们的选项之一。

中年人最后的退路:转行卖保险?

  友邦保险公司资料图 来源:中新经纬摄

  转行

  10年前,刚毕业的Amy一头扎进媒体圈,从一家媒体跳到另一家媒体,变的是供职的单位,不变的是记者这份职业,这一干就是10年。百度百科的介绍中,她的照片自信阳光,作品长长一列。

  在外界看来,Amy供职于北京的核心媒体,每一篇文章都会有大量网站转发,媒体人的光环也令外界钦羡不已。但她自己内心却在不停地挣扎,她认为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瓶颈。

  “我觉得自己是在一个特别温暖舒适的繁荣假象中,如果有一天失去了温室,失去了平台,你还有什么?”Amy在心里反复地问自己。

  33岁的Amy设想十年后的自己在职场处于什么位置,“很多大型互联网公司去’70后’早已经成为潜规则,是不是马上也会轮到‘80后’?如果公司让40岁以上的自动离开,那时你能做什么?”

  彼时,她所供职的媒体不断传来要停刊的消息,Amy被迫开始为自己寻找新的方向。财经记者出身的她先跳槽到了彼时风头正劲的VC(风险投资)领域,在一家VC做投后服务和品牌宣传。

  “那时VC很火爆,一个公司搜个点子就能融到钱,但是随着整个大环境改变,风投的热度逐渐消退,能够做起来的项目越来越少,VC的生存也面临困境。”Amy再次想到了转型,“经历了两个行业的衰退,我意识到在下降的船上个人再努力也就这样了。”

  转型的另一大动力是她有了两个宝宝,上有老下有小,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做全职妈妈这个选择被她排除在外。她算了一笔账,上私立学校学费将近10万,还要上各种兴趣班和偶尔旅游,又要准备5万,这样两个孩子一年最少要备出30万元。

  不仅要考虑钱,Amy更希望有时间陪伴孩子成长。“很现实的问题是,现在学校要求家长高度配合,各种辅导老人搞不定的,接送上下学也是一个问题。”

  这时,Amy的前同事向她抛来橄榄枝,这位前同事履历光鲜,曾是陕西省高考文科第二名,考上了北大,后来去英国留学,一直读到了博士,回国后一直做投融资并购,后来转行去了某大型外资保险公司。这位前同事也是两个男孩的妈妈,她的状态让Amy看到了新的方向。

  2017年12月,她一边怀孕、一边瞒着公司做起了兼职保险销售。孕晚期Amy外出不便,签单都约在她家楼下,一单一单的签单也让她对保险行业信心倍增。半年后,她正式辞职,成为了一位专职保险销售。

  职场、家庭两头都要顾,成为30-40岁女性必须面对的问题,而提供给她们的职场选择并不多。

中年人最后的退路:转行卖保险?

  2018年,TVB拍摄了一部“保险理赔”题材电视剧。 来源:爱奇艺

  再过半个月,楠楠转行卖保险就整整满一年了。上一份工作,楠楠已经做到知名公关公司的高级经理,年薪20多万元,8年时间里她每天都全力以赴,一天24小时,16-18个小时是属于工作的,“PR狗你懂的,上班有点,下班没点,正常到家也要8、9点了。”

  楠楠的另一个身份是10岁孩子的妈妈。孩子上小学后,楠楠发现她的学习习惯不好,每天回家并不能及时做作业,才一二年级每天要熬夜到11点才能睡觉。

  一边是忙碌又处于瓶颈期的工作,一边是需要陪伴的孩子,楠楠内心反复“撕扯”,但她坚定认为“这种状态不是我想要的”,楠楠说,她想要的是“时间自由”。

  “我就算跳槽之后收入翻番,或者升职成总监,我的时间都是客户或者公司的,说出差就出差,说飞走就飞走,时间都没有可控性。”在考察了一段时间后,保险行业成为她最终的选择,每天参加完一个小时晨会后,她可以自由支配剩下的时间。“现在的我只用以前三分之一,甚至五分之一的时间就可以达到之前的工作收入,这对我来说性价比超高。”

  据楠楠观察,转行到保险行业的大多是已婚有娃,需要在家庭和工作上做出一些平衡和取舍,也有少部分是面临职业上瓶颈期,这时保险行业就会被列为备选。

  落差

  “一日卖保险,终生没朋友”常常被保险销售人员拿来“自黑”,但也是字字扎心,成了很多保险销售人员心中迈不过去的坎儿。许多有着光鲜履历的职场人,在转型做保险经纪人后并不一定都能收获掌声。

  “确实会有心理落差,我认为真的是关系很好的朋友,平时随时随地可以叫出来吃喝玩乐的那种,但是你一说去保险公司工作了,就再也约不出来了。”只是因为自己从事了这样一份工作,就失去了一个朋友,难免让楠楠产生了一些心理落差。

  不过很快,她也调整了心理状态,“对方从内心抗拒,可能不是抗拒我,抗拒的是保险,所以他也会避免这种见面的尴尬。”楠楠对于这种情况也表示理解,“况且在一线城市,每个人都忙碌地连轴转,在北京能花一个小时洗个头出来见你的朋友,那都是真爱,是不是?”

  楠楠也听说过有保险销售为了做业务,没事老跑去朋友家里,一坐坐半天呆着不走。“沟通的基础是互相尊重,如果这样做,对方感受不到我对他的尊重,哪怕泡了半年一年,在没有得到他的信任基础上,是不可能有成交机会的。”

  过去很长时间以来,保险销售的受教育程度偏低,销售方式也相对简单,先从亲朋好友熟人发展。

  “这叫缘故市场。”嫣然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解释说,在保险行业中,新人通常都是从缘故市场做起,也就是拓展你所认识的人,开的第一单往往都是熟人。

  2018年,嫣然离开了从事11年的会展行业,每天7点出门上班、9点到家,职场螺丝钉的生活让她感到厌倦。“传统行业里,什么时间做什么职位,拿多少薪水,你基本上可以有预期,就那么多了,但是在保险行业还是有一个挑战高度的可能。”

  起初,嫣然的老公并不理解她为什么选择保险行业,“你千万别给我买保险”,嫣然的老公在她入职前嘱咐她。在转行的一年里,嫣然时常和老公聊天,探讨自己的学习心得,她的老公也慢慢开始了解保险行业。